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肥宝的404星球

不亂於心 不困於情 不畏將來 不念過往

 
 
 
 
 
 

广东省 广州市 狮子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少女臉 漢子心 一隻披著兔子皮的狼
 
近期心愿對你好 陪你老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后来的我们,都变成怎样了 | Hi,朋友,你们还在吗?

2017-10-23 22:49:00 阅读32 评论0 232017/10 Oct23

文 / 肥宝小姐

刚刚在微博看到这么一句话,觉得很美。

“愿多年以后,你我仍是旧友,共饮老酒一醉方休,唱一句青春不朽……”

我是一个特别闹腾的人,天生的自来熟,害怕安静,害怕冷场。可能和小时候的生长环境有关系,每天呆在爸爸妈妈的店里,进进出出都是陌生人,所以,我不怕生。

在我大学毕业以前,我对“朋友”的依存度很高,把“友情”看得比天大,害怕朋友生气,害怕孤独,害怕跟不上朋友的话题,害怕朋友间的隐瞒和猜测。一个人走在路上,就会开始不自在,只敢低头走路。渴望友情,渴望《Gossip Girl》里面那撕不掉的友情,渴望有一个除了爱人以外能陪伴终生的姊妹。

我曾经以为我有,而且还很多。

还记得大学那会儿,我已经在掂量着,未来的婚礼会有12个的伴娘,很有气势的样子。如今,要是我办婚礼,确实很难凑够6个人。因为走着走着,有很多小伙伴就走散了。没有撕逼,没有决裂,就是走散了。也许是因为,风太大,雨太急,我们握着的手,不够紧。

高一的时候,我进的是重点班,而且是重点班里最强的那个班。面对一群书呆子,一向不学无术的我表示很头痛,好难得找到同样不学无术的几个小姊妹,组成了我们自己的小圈子,很吵,旁若无人的闹。引来一群乖宝宝的侧目。

和现在很多青春片一样,我的青春时代,很狗血。

我曾经眼看语文老师上课手撕女生情书,还把她的衣服撕破,但最后因为家长的投诉,那位语文老师被革职了。

我曾经和自己最好的女朋友,爱上同一个男生,可惜那个男生和我朋友在一起了,每天的三人行,

作者  | 2017-10-23 22:49:00 | 阅读(3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好朋友就像是星星,你不一定总是能见到他们,但你知道他们会一直在那里。

DAY 4 Mint Museum of Toys玩具博物馆-圣安德烈教堂-小印度-China town牛车水

每天出门都会走过这一条马路,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色。真不愧为花园城市。

Mint Museum of Toys玩具博物馆

Mint Museum of Toys就在Raffles Hotel旁边,博物馆的入口相当的窄,不仔细寻觅,很容易错过。

我们来来回回走了几趟,完全没发现博物馆,因为它的外观实在太不像一座博物馆了。

MINT全称的意思是“与玩具在一起的幻想与怀旧时刻”,收藏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具。

博物馆有五层楼,密密麻麻的玩具让人眼花缭乱,或许能找到自己儿时储物箱里相同的一件。

馆主是位60岁的老先生,喜欢收集1940到1970年间的玩具精品,到现在还在收集当中。

重返童年,见证历史的变迁。

由于是1940到1970年间,玩具的设计也能体现当年的时代特色。结合当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状况,我有点理解,这些娃娃的神态为何都这般牵强与含蓄。

参观过程中,我们就断定,这位馆主一定是个男的。英雄主义特色太浓重。

瑞记正宗海南鸡VS玩具博物馆超甜法式吐司。

玩具博物馆里面有一家西餐厅,可以购买门票+甜点的套票。

而我们拿到的这个法式吐司真的太甜了!

玩具博物馆隔壁就有一家据说是新加坡最正宗海南鸡的——瑞记正宗海南鸡。

作者  | 2017-8-13 23:12:17 | 阅读(71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“你忙,但你工资高啊!”这真的是一句废话。

2017-6-18 0:32:50 阅读78 评论1 182017/06 June18

“你还没结束吗?还在工作吗?”

当我在房间码字的时候,走廊传来我妈妈的声音。

周末的值班又过去了,坐在电脑前整整的14个小时,坦白讲,比工作日坐的时间还长。自从年后,部门内的人员异动变多以及部门内组织架构的调整,值班的次数就越来越多,正式变成实打实的单双休,值班费也蹭蹭蹭地往上涨。

每个值班结束的晚上,每个加班结束的晚上,每个苹果发布会直播结束的晚上,盖上笔记本电脑的那一刻,都有武士将刀收回剑鞘般的骄傲。

如果你问我,累不累,我会告诉你,累。别人总说,累得像狗一样,但我觉得狗比我舒服些。但我不只是躯体上的疲惫,我还觉得心累。

当我忙得不可开交,连呼吸都觉得沉重,噩梦连连的时候,总有一些声音。“值班不就是上上网吗?”、“可是你钱多啊!”、“你的值班费就是我半个月薪水了……”、“如果我能有你的工资,我也愿意加班啊!”……

此刻,我都只想回答一句,你来吧。

刚开始,我挺生气的,接着,我便是无奈地笑笑,最后,只剩下我一声冷笑。

这种声音的背后,该是多么幼稚片面的看法。为什么,我会说他们幼稚?如果你有兴趣,我来说说,你来听听,这几年,我的生活……

大学毕业前,同学们都陆陆续续找到工作了,签了三方协议,我却刚从一家企业辞职。那时候已经是4月,招聘会都过了,校招也结束了,我开始慌了……每天在家上网海投,跑了几家网络编辑的面试,后来通过朋友的介绍才找到现在的这份工作,入职的时候,已经是5月,而我一干,却就是五年。

那时候,找工作的要求是稳定,办公室白领,离

作者  | 2017-6-18 0:32:50 | 阅读(78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