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肥宝的404星球

不亂於心 不困於情 不畏將來 不念過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少女臉 漢子心 一隻披著兔子皮的狼

网易考拉推荐

后来的我们,都变成怎样了 | Hi,朋友,你们还在吗?  

2017-10-23 22:49:00|  分类: 純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后来的我们,都变成怎样了 | Hi,朋友,你们还在吗? - 肥宝 - 肥宝的404星球


文 / 肥宝小姐


刚刚在微博看到这么一句话,觉得很美。

“愿多年以后,你我仍是旧友,共饮老酒一醉方休,唱一句青春不朽……”

 

我是一个特别闹腾的人,天生的自来熟,害怕安静,害怕冷场。可能和小时候的生长环境有关系,每天呆在爸爸妈妈的店里,进进出出都是陌生人,所以,我不怕生。

在我大学毕业以前,我对“朋友”的依存度很高,把“友情”看得比天大,害怕朋友生气,害怕孤独,害怕跟不上朋友的话题,害怕朋友间的隐瞒和猜测。一个人走在路上,就会开始不自在,只敢低头走路。渴望友情,渴望《Gossip Girl》里面那撕不掉的友情,渴望有一个除了爱人以外能陪伴终生的姊妹。

我曾经以为我有,而且还很多。

还记得大学那会儿,我已经在掂量着,未来的婚礼会有12个的伴娘,很有气势的样子。如今,要是我办婚礼,确实很难凑够6个人。因为走着走着,有很多小伙伴就走散了。没有撕逼,没有决裂,就是走散了。也许是因为,风太大,雨太急,我们握着的手,不够紧。


高一的时候,我进的是重点班,而且是重点班里最强的那个班。面对一群书呆子,一向不学无术的我表示很头痛,好难得找到同样不学无术的几个小姊妹,组成了我们自己的小圈子,很吵,旁若无人的闹。引来一群乖宝宝的侧目。

和现在很多青春片一样,我的青春时代,很狗血。

我曾经眼看语文老师上课手撕女生情书,还把她的衣服撕破,但最后因为家长的投诉,那位语文老师被革职了。

我曾经和自己最好的女朋友,爱上同一个男生,可惜那个男生和我朋友在一起了,每天的三人行,让我听着《我很想爱他》落泪。只是长大以后,我们看着那个男生的鸟样,一点都不想要再和这样的男生在一起耶。

我曾经帮忙着隐瞒班主任,让好朋友逃课去“夹娃娃”,战战兢兢,慌慌张张度过一个下午,面对一个不在计划内而早到了的生命,我们都显得手足无措,但却没有对生命抱有最基本的敬意,他悄无声息地来再毫无尊严的走。

我曾经和好朋友漫步到操场的跑道,一圈一圈地走。我曾经和她羞答答地站在篮球场边,看着自己偷偷喜欢着的男生打篮球。那时候,我们同班却互通书信,说着我们的小心事,揣测着那个男孩的心意。

那个时候,我们曾经把彼此家里的电话倒背如流,一整个晚上,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,因为那个追求自己的男孩,又给你发了条短信,你不知道怎么回复能显得更矜持一点,但明明心里是喜欢对方的呀。

那个时候,我们曾经在午休的时候,跑到一个女孩的家里,为另一个女孩handmade生日礼物,是一块镜子。那个生日的女孩,收到的这块镜子,一直用到她大学,不小心,后来摔破了。

那个时候,我们就不是好学生,更不是乖宝宝,我们是老师校领导眼中的问题学生,总是被训。可是,我们依然坚持着自己的个性,直到现在。


现在,有个女孩已经移民加拿大,我每年只能见到她一次,但她依然是我最好的朋友。现在她能找到一个很不错的男孩子,我很为她高兴。真的,你幸福就好了。My Girls,在我心里,你比任何人都值得幸福。

现在,有个女孩还在很努力地做着女性独立工作,偶尔我会买买她的文化衫,我每年不一定能见到她一次,但我看着她这么努力地坚持着。有时候我会想,我们的女儿,我们的孙女,我们孙女的女儿,会不会因为她现在的努力而能得到更公平的对待。

现在,有个女孩已经嫁为人妻,她很喜欢跑步,更喜欢马拉松。她比以前瘦了很多,更美,更自信了,但歌声依旧那么好听。她也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子,终于不必再折腾了,前几年,太让人心疼了。

现在,有个女孩已经成为了金融界的精英,过着白富美的生活。这几天,好像飞去欧洲国家考察了,我想,我们不一定能再见面了吧。


大学的时候,你们在重本,我们在本A,我们一样的是,都在那个荒岛——大学城。

尽管那一篇记录我们一起放孔明,一起夜游大学城的博文,已经被我delete得干干净净,但记忆不同于文字,不会被删掉,不会被忘掉。那一夜,缓缓升起的孔明灯,就是我看过的夜空中最亮的星。

那晚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放孔明灯,写的什么愿望我确实忘了,大抵也是什么“身体健康、世界和平”的俗套心愿吧。那个孔明灯飘得不是特别稳,差点就挂在树上了,我们想过,如果把树烧着了,消防员叔叔肯定会来了,第二天肯定上头条了。

其实,大学城是严禁放孔明灯的,我们到了最后还是被大学城的保安“追捕”了,四个人踩车逃走的场面,让我突然有种“越过生死一刻跟你电单车之中狭路再相逢”的感觉。

还有一夜,心血来潮说要看日出,还是个大冬天。12月的深夜,刺骨的冷,四个人哆哆嗦嗦地在便利店门口聊了个通宵,还记得因为太冷,我喝了一杯香飘飘奶茶。等到凌晨5点,跑到人行天桥上往日出的方向看,等到天亮了,都看不到。他拿出来手机,上网一查,今天,多云。

常常,她和他从广外华工坐车到广大找我们玩,常常,晚上的时候,我们目送着他们上公车回学校。每一次的分别,我总会患得患失,感觉好难再有下一次。

现在,那个移民到加拿大的女孩每年都会回来一次,我们四个人或者五个人或者六个人就会一起聚一聚。

现在,那个男孩已经和小师妹结婚了,组织家庭,和很多年轻人一样,开始背负着房贷。再见到他的时候,我发现他竟然抽烟了,再后来再见到他的时候,好像又戒了。

现在,那个男孩已经和小妹妹结婚了,就在前两天,他还是那么好看,可惜的是,我因为工作加班,并没有参加他的婚礼。也可能是因为,他直到最后一刻,我排了班以后,才告诉我,好像忘记把喜帖给我。此处配“微笑.jpg”。

但我能肯定的是,我们,都彼此,爱过。


大学的时候,我和几个女孩子玩得特别好。

第一次过上集体生活,同食同居,朝夕相处,我曾经以为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
和很多很多大学生一样,我们的大学就是挥霍,上课看小说,下课逛商场,我们曾经一起买“姐妹装”。夜晚,围在宿舍里面聊八卦,恋爱了就把对方丢下,失恋了就抱着对方哭。考试的时候,因为老师给的提纲太过于广泛,一边洗衣服一边臭骂老师长达半小时,骂脏话不带重复。

一起准备某个女孩子的生日礼物。那段时间,她失恋了,我牵着几个女孩子拜托一位广播台的师兄帮忙,录了一首歌给她,《相爱六年》,“在临别就似明欣给我签名……对我表演”。生日那晚,悄悄给她戴上耳机,躲在门外看着她听完。可惜的是,她听完的确哭了,抱着另外一个女生哭了,那时候我想,她开心就好了。

她说,有个男孩子追她,不是我们学校的,晚上约她出去。那时候,我们自我保护意识很强,都告诉她,不能去,不要去,很危险。许多年后的现在,她依然单身,那时候我们就没有人想到,我们其实可以陪着她去。

我更是曾经目睹最理性的她和男朋友吵架,蹲在我宿舍门口哭。深夜去宵夜,喝醉了,躺在露天商场的中央发酒疯,这大抵是她此生最黑暗的历史。温文尔雅如她,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再这样了吧。对了,我给她送的25块的生日礼物,一个太阳花的小抱枕,她好像现在还放在办公室当枕头。

现在,那个女孩已经生了一个宝宝,她女儿已经两岁了。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把她当成我这一辈子最最要好的朋友,最最强大的依靠。虽然,我曾经被她虐得很惨,但也谢谢她,曾经来过。

现在,听说那个女孩后来出国留学了,学成归来以后,在一家幼儿园当校长了。

现在,那个女孩准备明天要飞上海出差了,听说明天会出中级会计证的成绩。

现在,那个女孩今天才刚刚和我一起下班,聊着谁和谁那份很单纯的爱情。


许多年后的今天,从15岁那年开始写起,13年过去了。从前那个,特别害怕孤独的人,学会了一个人看电影,一个人逛街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去游泳,一个人上下班,一个人读书,可以一个人了……可是,我偶尔,偶尔,我还是会想你们,想以前的我们。


我的青春,感谢你们,来过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